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科学网 > 科学期刊 > 科学杂志 >

【中国梦·践行者】科研“夫妻档”刷新校史 成果被刊入世界顶尖杂志《Nature》

2018-09-23 23:43作者:网络整理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中国梦·践行者】科研“夫妻档”刷新校史 成果被刊入世界顶尖杂志《Nature》

华农科学家马静云、蓝天夫妇在实验室中进行科研。

一对被调剂去学兽医的学生 20多年后让华农刷新了校史

兽医是华南农业大学最好的专业之一,如今,慕名前往华农学兽医的女生不在少数。然而在20多年前,不少华农兽医专业的学生都是被“抓”进来的,马静云、蓝天夫妇就是其中两名。他们于1993年被调剂进该专业,从事禽病、猪病科研20多年。近日,他们携手追踪2万余仔猪因跨种感染来源于蝙蝠的SADS新型冠状病毒致死的成果,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Nature》发表,刷新了华农以第一通讯单位登上世界顶尖杂志的历史。而这,并不是这对科研“夫妻档”第一次刷新校史。

采写:记者 王娟 通讯员 方玮

摄影:记者 夏世焱

填志愿学室内设计却被调剂去学兽医

4月,华农动物科学学院科研楼变得热闹起来。作为论文作者的马静云、蓝天夫妇,迎来了一波波前来采访和拜访的客人。丈夫蓝天总是让第一作者马静云“打前锋”,他在一旁看着长发披肩、脚踩高跟鞋、身着连衣裙认真介绍的马静云,笑盈盈地说:“她总是这样,做事很认真,效率很高”。

其实,夫妇俩是同一届华农校友,学的是兽医专业,这在校友中很少见。

“当年我收到华农入学通知书,看到上面写着‘兽医’专业时,整个人都傻了!”时隔25年,马静云回忆起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一刻,仍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她可是广东普宁的理科女学霸,高考填志愿,提前批学校中填了华农的室内设计专业,没想到被调剂去学兽医。对此,她暗暗叫苦:“难道学给猪、鸡打针还要上大学?而且还要学5年?”

几经周转之后,她成了华农1993级兽医专业35名学生中仅有的6名女生之一。

“那时学兽医的人不多,女生就更少了,我们那一届已经是女生比较多的一届了。”蓝天笑着介绍,他也是“意外”在提前批被华农录取,“意外”被调剂到兽医专业。当时班上不少同学都是被调剂过来的,“当时的我们对兽医专业都不了解”。

可就是这样一个班级,成为了华农历史上第一个获得全国优秀班集体称号的班。

上课打瞌睡课余看小说 她却是学霸

进入学校之后,聪明好学的马静云很快适应了兽医专业的学习。她边学边玩,专业课成绩却总是名列前茅,这引起了班长蓝天的好奇。

“她上课总是在打瞌睡,可是考试成绩总排在前面。”蓝天说,当时,马静云是个“小说迷”。对此,马静云表示同意:“华农图书馆的小说藏书,我几乎全看完了,看完欧美的看俄罗斯的,看完俄罗斯的看日本的,看完日本的看中国的……”

大学期间,蓝天用4年时间修完了5年的课程,成为华农兽医专业第一个提前保送读研的学生。而原本为了少读一年书想转专业的马静云,也渐渐喜欢上了兽医学。在蓝天的鼓励和推动下,她于次年(即1998年)考上了华农教授毕英佐的研究生,并在研二时“跳级”直读了博士。2003年,她完成学业,留校任教。

2000年,蓝天取得硕士学位后,被山东青岛一家检验检疫所录取,而当时,这家原农业部直属的单位,在全国仅招6个人。不过,蓝天在这里只工作了1个多月,随后进入企业工作。

夫妻俩讨论学术 从家里聊到办公室

由同学而成为恋人,两人后来携手走进了婚姻殿堂。

在学校里,马静云各方面的工作都做得很顺手。“在老师的鼓励下,我渐渐在科研方面找到了成就感。”她如是说。

马静云的硕士毕业论文就是关于分子生物学方面的研究,涉及了当时很有前瞻性的基因工程技术。留校任教后,她在华农动物学学院开设了基因工程课。

而此时,蓝天在企业工作,同样在进行着科研。夫妻俩常常会第一时间就一线出现的问题进行探讨,确定研究方向,找到答案。

2016年,在企业打拼了10多年的蓝天,收到母校伸出的橄榄枝,被华农引进。“我积累了一些大型企业的工作经验,也期望和现在的学生分享这些经验和成果。”他说,就这样,夫妻俩再次在科研室里并肩作战,“每每想到什么就会一起讨论,可以随时在实验室内外进行交流沟通”。他们讨论学术问题常常从家里直到办公室,以至于同事们都纳闷:“你们怎么到了办公室还有这么多话说?”

夫妻俩也常常为了科研而争论。“我思维比较跳跃,天马行空,她比较稳,看问题一针见血,做事又脚踏实地。”对于蓝天的这种说法,马静云笑着补充:“对,我会‘泼冷水’,有针对性地问他很多问题,直到彼此都被对方说服。”

研究猪病不惜自掏腰包定要进行到底

夫妻俩坦言,对于工作的最大期望不是取得多大成就,而是希望有传承者,自己的学生能有成果。为此,只要是自己感兴趣或自认为值得关注到问题,他们就算自己掏钱也要将研究进行到底。

2016年10月底,一场罕见的疾病在清远市一家猪场爆发。病猪表现为严重急性腹泻、呕吐、体重迅速下降,出生5日以内的猪死亡率高达90%。随后疫情蔓延到周边3个猪场,前后造成24693头仔猪死亡。

经过研究,夫妇俩发现死亡仔猪感染的并非常规监控到的病毒,非常好奇。他们与国内外多家单位联系,没有专项研究经费,他们就自己掏钱补贴数十万元,结果在短短数月时间里就找到了致病元凶,最终证实该疾病的病原是一种冠状病毒,命名简称SADS。与多年前爆发的SARS一样,都是菊头蝠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