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科学网 > 科学研究 > 科学前沿 >

走近三位本届上海市科技精英称号获得者

2018-09-23 22:34作者:网络整理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近日,市科协评选的第14届上海市科技精英揭晓,又有10位科技工作者加入这支光荣的队伍。来自各行各业的他们取得了哪些成果?他们又如何看待申城的科技创新中心建设?记者采访了赵振堂、吴志强、孙兴怀这三位分别来自科研院所、高校和医院的科技精英代表。

  建新一代光源支撑国家科学中心

  作为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重要载体,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正“浮出水面”。在这片大科学装置集聚的土地上,上海光源是一个支点。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所所长赵振堂曾在上海光源项目建设中做出突出贡献。

  据赵振堂介绍,他们团队正加快建设后续光束线站,目标是在2020年前再建约20条光束线,使上海光源拥有30条以上光束线站。其中,上海光源线站工程(二期)项目已获国家立项,将新建16条光束线。这些线站建成后,能大幅提升上海光源的综合实验能力和用户支撑能力,催生更多高水平的科研成果。

  上海光源团队还在研发新一代光源——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试验装置,它就在“鹦鹉螺”隔壁,将于2017年建成出光。“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有超高的峰值亮度、超短的脉冲和极好的相干性,能与同步辐射光源互补,成为一个探索自然奥秘、发展高新技术的先进平台。”赵振堂解释说,“建成后,这种光源能使科学家从‘拍分子照片’进入‘拍分子电影’时代,有助于解决许多科学问题。”

  赵振堂团队期望,以上海光源为支点的大科学装置集群,既可以服务于全国各地的前沿研究和产业应用研究,又能近水楼台“溢出”至张江核心区,让更多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成果在上海诞生。

  将大数据分析应用于城市规划

  同济大学吴志强教授是城市规划专家,通过重大规划工程,探索了一系列基于大数据的城市规划核心技术方法。“上海世博会园区的规划设计,为我国新型城镇化进行了一场科学实验。”曾任上海世博会总规划师的吴志强说。

  面对世博会超大人流的安全压力,从2008年起,他带领团队自主研发了大规模人流动态模拟技术及其布局优化平台,将园区划分为22500多个单元,量化推演了40万、60万和80万人流动态分布的特征。通过软件精细模拟,他们发现了规划方案中潜在的10个拥挤事故高危场所,并据此优化场地设计。2010年运营期间,上海世博园区经受住了极端高峰日103万人次的压力和40多天高温日的考验。

  吴志强说,用如今一个流行的概念讲,规划团队当时运用了“大数据分析”。长期以来,我国城市规划从经验出发,采用的数据不多,导致在城镇化建设中出现了很多不合理现象。随着上海世博会“科学实验”的成功,我国各地的城市规划逐步采用基于数据的精密设计方法。这表明,只有在科技创新的推动下,城市规划才能科学合理。

  过去,我国的城市规划还存在一个误区:大拆大建,没有合理利用资源。上海世博会规划颠覆了这种观念,在园区留下25万平方米老厂房,通过功能叠加,让它们焕发新的生命力。“如今,全国各地许多市长的观念都转变了,把老厂房当成了宝,认为它们是一种城市文化的载体。”吴志强笑着说。

  转化医学让青光眼患者重获光明

  复旦大学附属眼耳鼻喉科医院孙兴怀教授觉得,在科创中心建设过程中,临床医学应与基础科学更紧密地结合,并加快转化应用。

  长期以来,青光眼被看作不可逆的致盲眼病。然而,他带领团队研究发现,大脑皮质功能层面的视觉拥挤效应,会显著影响中心视野缺损患者的残留视功能。能否利用这一国际上率先报道的基础科学发现,把青光眼的“不可逆”变成“可逆”?该团队设计了一套软件系统,在此基础上形成主动视觉训练的方法,用于患者康复。实践表明,56%青光眼已致盲患者(视力低于0.05)进行训练后,视力能得到显著提高,达到世界卫生组织定义的“低视力”水平(0.1及以上),实现生活基本自理。孙兴怀透露,“我们将继续与复旦大学脑科学研究院、中科院上海神经科学研究所加强合作,对这个问题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弄清其神经机制,希望找到能改善目前无效患者的科学方法。”

  除了“高大上”研究,一些在技术实现上没有难度的成果也能给患者带来福祉。通过大量临床积累,孙兴怀发现,许多眼压测试结果正常的青光眼患者,其视神经和视野损害仍在发展。这是怎么回事?他带队研究后弄清了原因:人的眼压每个时刻都在变化,一个时点的检测结果不能反映全天的病理情况。于是,他们在国内率先提出:24小时眼压检测是青光眼诊疗的关键指标。据悉,市卫计委已将其作为“先进适宜技术”立项推广,它在操作上没有技术难度,但对临床治疗起到了积极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