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科学网 > 科学院学部 > 科学院新闻 >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2018-09-14 13:45作者:网络整理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还记得洛阳晚报之前报道过的91岁高龄还每天去单位上班、我市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吗?近日,他获评感动石化人物,并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等全国主流媒体集中采访。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编者按

  91岁的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是我国著名的炼油工程技术专家、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奠基人、煤化工技术专家。他的科技报国、自主创新、严谨治学、乐于奉献的精神,打动与激励着一代代的科技工作者,也因此于近期受到全国媒体的广泛关注。

  从今日起,洛阳晚报开设专版,带您走近这位中科院院士。洛阳晚报记者第三次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当谈及知识分子的使命时,这位91岁的资深院士深情地说——“有国才有家,知识分子要站稳立场”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工作中的陈俊武院士

  还记得洛阳晚报之前报道过的91岁高龄还每天去单位上班、我市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吗?近日,他获评感动石化人物,并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青年报》等全国主流媒体集中采访。

  昨日,在位于涧西区的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里,《洛阳晚报》记者第三次来到陈院士的办公室,对这位不忘初心、科技报国的院士进行了专访。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办公室里堆成小山的资料

  谈入党经历:

  受家庭影响,愿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作为一位有62年党龄的老党员,陈俊武回忆自己的入党经历,仍记忆犹新。

  他说,自己的几个姐姐,还有伯父家里他的两个堂哥,很早就加入了共产党。当时哥哥、姐姐们虽然表面上都有自己的工作,但实际上在从事党的活动,经常往返于根据地与居住的北京之间。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1965年陈俊武(后排右二)与同事在抚顺石油二厂催化裂化装置前合影 (资料图片)

  20世纪40年代,陈俊武正在北京大学读书,为了保护家里人,他表面上装作不关心政治,暗中向同学们传播进步思想。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来到东北抚顺一家炼油厂工作,一进工厂就搞起了创新。接连攻克技术难题的他,在32岁那年就成为全国劳模。

  事业上崭露头角,他在思想上也没有放松进步。1956年,陈俊武加入了共产党。

  “我的几个姐姐都是共产党员,我一直觉得共产党的事业是伟大的事业,我也愿意为了这个事业而奋斗终身,当初的入党志愿书就是这样写的。”陈俊武说。

  不仅如此,陈俊武认为,建设社会主义不能光喊口号,要靠自己的本事,发挥自己的专长。只有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才能建立社会主义国家。“我那么多亲友都是共产党员,这点儿我很容易理解。”他说。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2006年,陈俊武院士在为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学生进行作业辅导 (资料图片)

  谈知识分子:

  有国才有家,知识分子要站稳立场

  今年6月1日,本报曾以《奉献大于索取,人生就灿烂奉献小于索取,人生就平淡》为题报道了陈俊武的故事,其中谈到他作为一名知识分子的不懈创新和家国情怀。

  昨日,这位已经91岁高龄的院士,谈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知识分子的问题,他始终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联系在一起,体现了老一辈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

  陈俊武说,知识分子应该为了国家的发展前途,仔细地考虑站到哪一边比较合适。“有国才有家,知识分子必须站稳立场,要站在工人阶级这边”。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1982年陈俊武(前排右二)与同事在兰州50万吨同轴催化裂化装置前合影 (资料图片)

  “过去我们国家经历了一段艰苦岁月,不保卫自己的国家,根本谈不上知识分子自己的家,这一点儿是我感触最深的。”他说,自己一直在北京念书,后来又去了东北抚顺,他曾亲眼看到国土被日本侵犯,同胞被日本人残害。“如果国家被侵略,老百姓是很痛苦的,我们必须奋起保卫国家、抵抗侵略。”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书柜中有很多专业书籍

  谈能源替代:

  能源替代是大势所趋,需要开辟新途径

  正因为亲历过那段屈辱的历史,陈俊武一直在为国家的富强孜孜追求着。

  从1962年到1965年,他主持设计了被誉为中国炼油工业“五朵金花”之一的中国第一套年加工能力60万吨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使我国炼油工业技术水平有了飞跃式提高。在后来数十年的科研中,他为我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进步做出了开创性贡献。

  如今,他的胸中装着全球的能源问题,并在能源替代的路上继续开拓创新。

  陈俊武说,中国的煤不少,但煤不能解决能源的所有问题,社会越发展越进步,石油的重要性越来越大。现在中国年产油量约2亿吨,但年消费油量远远大于这个数。如今中国的汽车保有量已经突破一亿辆,位居世界第二。因此,能源替代是大势所趋,需要开辟一条新途径。

  因此,陈俊武在耄耋之年又指导攻克了煤制烯烃的世界性难题,他潜心于石油替代能源战略研究,担负了国家新建煤制油、煤化工项目的技术把关任务。

  今年,陈俊武和团队参加开发的“煤制油品/烯烃大型现代煤化工成套技术开发及应用”项目,在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这位一直走在科技创新前沿路上的院士,还在2012年和陈香生合著《中国中长期碳减排战略性目标研究》,后来接连发表了《中国低碳经济前景刍议》等多篇论文,探索我国的碳减排之路。

洛阳晚报记者专访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陈俊武

2016年3月,陈俊武为获“2016年郑州大学陈俊武研究生奖励基金”的学生颁奖 (资料图片)

  谈人才培养:

  从理论、实践到消化吸收,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1990年,陈俊武已年过花甲,但仍然精力充沛,他说:“今后我主要干这些事:著书立说、育人。”

  在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的支持下,他先后举办过三期中国石化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每期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