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科学网 > 科学院学部 > 科学院院士 >

送别“高铁院士”王梦恕:逝世前仍在牵挂三大海峡隧道建设

2018-09-23 20:50作者:网络整理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高铁院士”王梦恕的告别仪式9月22日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数百人来到现场送别老先生,直到一个多小时后告别仪式将近结束,还有不少人留在礼堂前要再“陪陪他”。

  当天上午11时,王梦恕院士的儿子王磊告诉记着,父亲逝世前夕,“最牵挂的仍是琼州海峡跨海隧道、渤海湾海底隧道、台湾海峡隧道等三大海峡隧道的建设。曾与其共事的老同事向澎湃新闻回忆,王梦恕院士工作起来常常“熬夜”,为中国隧道事业贡献了一生,令人钦佩。

送别“高铁院士”王梦恕:逝世前仍在牵挂三大海峡隧道建设

  王梦恕院士遗体告别仪式现场

  逝世前最牵挂三大海峡隧道的建设

  “刚刚有人血压升高晕倒,有人跟着吗?现在怎么样?”当天上午11时左右,告别仪式接近结束,王梦恕院士儿子王磊带着黑孝帕,咳嗽着,眼睛通红,努力把自己从失去父亲的悲痛中拔出来,送走前来吊唁的宾客。他的母亲过于悲伤,支撑不住,被亲属搀扶出来。

  王磊告诉澎湃新闻,父亲逝世前夕,“最牵挂的仍是三大海峡隧道的建设”。所谓三大海峡隧道,即琼州海峡跨海隧道、渤海湾海底隧道、台湾海峡隧道,王梦恕院士生前已为此奔走多年。比如,2016年3月,出席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的王梦恕在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均在“呼吁建设渤海海峡、琼州海峡跨海隧道”。

  作为王梦恕的学生,20日得知恩师去世以后,长安大学公路学院罗彦斌教授很是悲痛,次日一早便从西安赶来北京,参加遗体告别仪式。他在朋友圈曾转发了一篇纪念先生的文章《王梦恕:大家都不说真话,社会就没希望了》,称“这一刻泪如泉涌……谆谆教诲永铭心间”。

  另一名弟子郭玉海在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再也忍不住,双手抹泪,眼睛腥红。“太伤心了,太伤心了。”他哽咽着向记者摆摆手,转头走了。

  重庆大学副校长、土木工程学专家刘汉龙曾多次在会议上见过王梦恕院士,由此相识,听闻老先生逝世,21日便从重庆赶到北京,前来送别。去年9月,王梦恕曾经因脑出血住院治疗。对此刘汉龙告诉澎湃新闻,今年3月曾前往王梦恕院士家中拜访,彼时感觉他“精神状态恢复挺好”,后来病情出现反复,旁人也无法再去探望。

  “(心情)非常沉重啊。”刘汉龙声音有些哽咽。在他看来,王梦恕院士在中国基础设施建设领域贡献很大,尤其是“敢说敢为”,不惧于“讲真话”,有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

送别“高铁院士”王梦恕:逝世前仍在牵挂三大海峡隧道建设

  遗体告别仪式将近结束,还有不少人留在礼堂前要再“陪陪他”。

  老同事回忆:常见王梦恕“熬夜”,为国操劳

  今年62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杜彦良也来到了告别仪式现场,他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王梦恕院士是老一辈为祖国作出重大贡献的令人尊敬的“师者”,听闻他逝世的消息,心情非常悲痛。在杜彦良看来,王梦恕院士既是著名的科学家,也是教育家、政治家,一生光明磊落,值得学习。

  杜彦良说,自己跟王梦恕院士工作20多年,相当于他的“学生”。“他的爱国精神、敬业精神、科学精神,以及追求卓越的精神,都是晚辈学习的榜样。”杜彦良告诉澎湃新闻,王梦恕院士工作起来便“无止境”。“工作节奏比年轻人都快,所有的重大工程,所有的重大项目,他都不会放弃。从高原到高寒地区都有他的足迹。”杜彦良说。

  更令杜彦良折服的是,王院士“敢于追求真理、敢于承担责任,敢于讲实话、讲真话”,是个能担当的人,同时政治坚定,无愧于“老党员”身份。王院士也有爱心,培养了上百名学生,教他们追求真理、坚持信念和品德,要求“先做人再做事”。“他是我们的榜样。”杜彦良说。

  曾在铁道部(现中国铁路总公司)隧道工程局与王梦恕院士共事的郭守忠告诉澎湃新闻,王院士“业务上没得说,在地下工程、山岭隧道等多方面都是领军人,同时人品也好,能够仗义执言”。郭守忠称,王梦恕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期间有过很多“精彩的建议议案”,既考虑国家利益,又兼顾民生,这很让人“佩服”。

  王梦恕院士广受人赞誉的一点是,主持创造了“浅埋暗挖法”修建城市地铁和车站的施工配套技术,为城市地铁及地下工程建设开辟了一条新路。同与王院士在隧道工程局共事的朱贵告诉澎湃新闻,仅凭“浅埋暗挖法”这一项,王梦恕当选院士便是“当之无愧”。“虽然有80岁高龄,但我们觉得这是‘早逝’,是铁路隧道巨大的损失。”朱贵说,当年和王梦恕工作期间,常见他“熬夜”。而在郭守忠看来,王梦恕“为国操劳”,可谓为中国隧道事业贡献了一生。“所以我们很崇拜的。”郭守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