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您所在的位置:科学网 > 人文科学 > 自然科学 >

把法学当成一门科学来研究

2018-09-24 03:39作者:网络整理来源:网络整理浏览次数:

  “法学是一门科学吗?”

  9月9日,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建院四十周年庆系列活动之“法学的科学性”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文显教授,《中国法学》杂志社副社长李小明编审,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学者”特聘教授刘作翔等七十余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试图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法学的科学性,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话题,早在1847年,德国著名法学家基尔希曼就曾经在柏林法学会以《作为科学的法学的无价值性》为题表达过自己的观点,这个著名的演讲在当时的法学界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直到1966年,同样是在柏林法学会,对大陆法系民法理论影响极为深远的德国著名法哲学家拉伦茨的《论作为科学的法学的不可或缺性》,算是时隔100年后,对基尔希曼一次有利的回应。

  这样的争论,在欧洲中世纪之前曾有过数次。

  时至今日,“法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问”仍然是一个未决之题,法学界甚至无法就“科学性”的内涵获得共识。

  因此,由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主办,《法理——法哲学、法学方法论与人工智能》杂志编辑部和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承办的“法学的科学性”研讨会应运而生。他们试图通过思考、探索与回答科学主义的认知与行为模式在中国能否行得通,是否会干扰法律、法学本有的社会功能与终极关怀,如果不以此为纲,则法学是否还具有科学性,又该如何证实这种科学性等问题,为法学的科学性找到最佳答案。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舒国滢多年前就曾强调,这个时期的中国到了认真建构“法律科学”的时候,如果没有法律科学,我们的法律制度实践将永远在无休止的争议中进退徘徊。

  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学者”特聘教授刘作翔一番话说出了许多同行的心声,“法律科学性的解释,带有一种颠覆性,它打破了我们对法学是社会科学这样一个传统的认识”。

  舒国滢教授则表示,法学不是社会科学,更不是自然科学。他认为,中国法学知识在形态、科学性上要提升,不能按照人们的想象去构建所谓的法学体系,“很多学者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定位法学的,但是法学其实是有其发展规律的,它作为一门学问是有内在逻辑的,绝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法学院院长焦洪昌在研讨会现场首先提出了关于法学科学与否的标准性问题。他认为,首先应该在科学的标准上达成共识。法学的科学性不仅是历史问题,更是当下的问题。尤其是在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之际,法理学能够率先进行反思、讨论,中国法学的未来需要这样一个学理的奠基。

  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辛正郁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位实务界的法律人,更希望法学的科学性讨论,使他们在面对疑难复杂案件的时候,能够看透法律条文背后的法理。为实践思维提供一个指引,为立法的科学性和司法的科学性,提供真正的支撑作用。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星在讨论过程中提醒到,在讨论法学的科学性的同时,不能忽略历史范式转变的问题,法学科学性在不同的时期也会有不同的表现,所以探索法学的历史踪迹,由此摸索出一个未来显得尤为重要。当然,即使是在同一时期,法学界也会有不同的理解和声音。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马长山在此基础上提到,目前,我们正面临着一个深度变革的社会,它正在从一个工商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因此,法律的逻辑或者法律的关注,也应该调整到信息时代的逻辑角度,进行法律体系的研究,现代社会很多时候是跟随着科技技术的脚步在发展,那么取而代之的可能是科学技术的逻辑。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张文显在主题发言中强调,法学是一门求真向善的科学,中国法律体系的精髓是良法善治,法理凝聚了法的价值、法的美德、法的传统等。无论是在何种意义上讨论法学的科学性,都不能忽视法学的特质、使命和任务,更要同时关注法学的科学性和现代性,共同推进法学更加科学的发展。(武杰)